优优小说 > 其他小说 > 洪武年间小神医 > 第十八章:滚滚长江东逝水

洪武年间小神医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第十八章:滚滚长江东逝水
    胜旗楼位于莫愁湖畔,传说徐达曾经和朱元璋在此对弈,朱元璋棋输一着,将莫愁湖输给了徐达。
陈松在后世也听过这个传说,至于这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,陈松不敢肯定,现在听朱棣说起胜旗楼,陈松不由得想到了那些传言。
这里距离莫愁湖还有不少的距离,莫愁湖在城西,而陈松所在的地方位于城东。
只不过有马车,倒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。
陈松坐在马车中,静静的看着街道两旁的行人。
洪武初年能坐的起马车的人大部分非富即贵,寻常百姓看到出现的马车,全都躲得远远的。
马车来到了莫愁湖边,虽然这是徐达的产业,但是徐达没有设置什么禁令,寻常百姓也可以在此游玩。
朱棣从马车上跳下,陈松也紧随其后。
朱棣回过头看了一眼陈松,“你还拿着那些东西干什么?就放在马车上吧,俺不相信谁还敢动俺的马车!”
这倒也是,陈松也不客气,将手中的东西放进了马车中。
赶车的那个壮汉驱赶着马车往旁边走去,将马车停在湖边的柳树旁后,又急忙往胜旗楼跑去,招呼人出来迎接朱棣。
朱棣看向平静的湖面,双手背在身后,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:“俺听说,你在大街上将当朝左丞相胡惟庸的儿子给弄死了!”
“不是我,是他自己撞死的!”陈松回道。
陈松可以肯定,朱棣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问罪于己,且不说朱棣和朱元璋是一伙的,要是朱棣真的要因为这件事情而问罪于自己,那刚才就不会救自己。
“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般胆大的人。
这才刚来应天府没几天,你就弄死了胡惟庸的儿子,可真厉害啊!”朱棣转过身子,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松。
陈松悻悻的笑了笑,道:“这事属实和我无关啊!”
“无关不无关不是俺说了算,也不是你说了算。胡惟庸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,但是已经有了眉目,你还是小心一点吧!”朱棣说完话,就朝着前面的胜旗楼走去。
这时,十几个人从胜旗楼冲出,朝着朱棣这边跑来。
“拜见殿下!”
这些人站在朱棣面前,恭恭敬敬的行礼。
朱棣摆摆手,说道:“起来吧,还是之前的地方,这次俺要请人吃饭。”
“殿下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安排好。”
朱棣点点头,加快了速度。
陈松也加快速度,急忙跟在朱棣的身后。
胜旗楼坐落在莫愁湖畔,胜旗楼是一个二层小楼,在这个建筑物比较低矮的年代,站在二层小楼上,足以将整个莫愁湖一览无余。
在胜旗楼二楼临近莫愁湖的一个最大房间中,朱棣静静的站在窗边,看着眼前的湖面。
陈松站在朱棣的身后,稍微有些拘谨。
一阵微风吹来,吹皱了湖面。
看着掀起层层波纹的湖面,朱棣喃喃说道:“说实话,俺还是比较佩服那些读书人。
要是那些读书人在这里,看着眼前的湖面,肯定能吟诗一首,而不像俺一样,只知道湖面好看。”
朱棣转过身来,看向陈松,“你可曾读过书?”
陈松点点头,说道:“读过,小时候和父亲读过书。只不过基本上都是医术,四书五经读的比较少。”
“原来如此!不知你看到现在的湖面,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不知道你能不能吟诗一首?”朱棣说道。
陈松来到朱棣旁边,看着眼前的湖面,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那首临江仙。
词到嘴边,脱口而出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
就在这时,湖中央出现了一艘渔船,渔船上刚好有一个老叟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。
朱棣猛然回头,满脸不可置信。
不过是随口之言,竟然真作了一首好词。
朱棣和他爹一样,文化水平不是很高,但是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。
这首词是正德年间状元杨慎的词,杨慎是明代三大才子之首,文采斐然。
正德年间距今还有将近一百年的时间,陈松就将这首词拿了出来。
朱棣不停的打量着陈松,他实在没有想到,陈松竟然能作出这么好的词出来,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。
这种词,就算是朝中的那些文臣,也不一定做的出来。
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......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......”
朱棣念叨了几声,细心琢磨起来。
这首词意境磅礴,应该是那种经历很多事情的中年人才能做出来的,不应该是眼前的这个少年。
陈松读罢,静静的看着湖面,不再言语。
房间当中沉默了下来,朱棣对陈松刮目相看,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饭菜被端了上来,陈松坐在朱棣的对面,静静的吃着饭。
从头到尾,两人没有多少的交谈。
吃完饭,朱棣将陈松送回了住处。
朱棣知道陈松的住处。
陈松回到家,将买的那些东西全都放在了卧室当中。
“过几天弄一个药房出来,一直将这些东西放在卧室,实在是不合适!”陈松看着桌子上的那些东西,喃喃说道。
天色渐渐的黑了,朱棣站在御书房中,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朱元璋。
朱元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,喝了一口茶水。
“这首词真是陈松作的?”朱元璋放下手中的茶杯,看向朱棣。
朱棣道:“爹,真是陈松作的,这是他亲口说出来的,一气呵成。”
朱元璋眉头一挑,笑了笑,“有意思,有意思,这个少年,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。真没有想到,世间会有这样的人。
一身医术了得,还能做出如此的诗词,实在是少见,少见啊。”
“爹,那胡惟庸儿子之事......”朱棣问道。
“此事不用管,给陈松一些压力杀杀他的锐气,等真正出事的时候再出手吧。
这几天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你就多接触接触这个陈松。
俺觉得,这个陈松身上的秘密远不止于此。”朱元璋说道。
......
陈松站在住处的院子中,指挥着赵峰他们腾空一个屋子。
现在这处院子已经是陈松的了,在陈松救治好马皇后的时候,朱樉就将这处院子给了陈松,这几天也将房契交给了陈松。
原本陈松打算过几天就离开这里,可是在遇到朱棣之后,陈松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平白无故的,朱棣绝对不可能只是因为好奇。这是陈松得出来的结论。
“将这些东西全都搬到后院茅房附近,这些东西没什么用,等事情过去之后,将这些东西扔了吧。”
陈松指着赵峰他们手中的那些杂物。
“表弟,这些东西我看还都好着呢,就这么扔了,实在是太浪费了吧?!”赵峰看着手中的物品,一脸的可惜。
“好什么好?表哥,以后咱们有比这还好的东西,这些东西扔了也就扔了,留着还占地方。”陈松不以为然的道。
赵峰见陈松如此,也只好将手中的东西往后面搬去。
等腾空了屋子,陈松之前救下来的那个姑娘端着一个木盆,将腾空出来的屋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。
这个姑娘叫周燕燕,家住扬州府,是清白人家,家中只剩下他们两人,因为一些事情,和老爹来应天府投奔亲戚。
可是,他们要投靠的亲戚早都不知去向,陈松顺势收留了他们。
周燕燕的老爹叫周大,四十岁出头的年龄,身体不是很好。
陈松站在收拾好的房间中,“这个房间距离卧室不是很远,这里用来存放药物刚好合适。
以后要是扩大规模了,在前院再盖一个房间就行了。”
这处院子面积不小,只要陈松不过分折腾,倒也够用。
黑夜降临,应天府漆黑一片,巡夜的士兵在城中巡逻。
在宣国公府后院的书房中,十几根燃烧的蜡烛将房间照的通亮。
六十多岁的李善长坐在书桌后面,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胡惟庸。
“您老倒是说句话啊,都这么多天了,害死我儿子的人还没有查出来,您老一定要帮帮我啊!”
胡惟庸坐立不安,脸上满是焦急。
在这几天的调查当中,胡惟庸已经查到了不少的线索。
可就在准备更进一步调查时,线索突然之间就断了,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样,将整个事件笼罩,无法追查。
李善长闭目养神,脸色异常的平静。
“你还看不出来吗?”
良久之后,李善长睁开眼睛,看着胡惟庸。
“我看出来什么?我什么都看不出来,我现在只想给我儿子报仇!”胡惟庸一脸焦急,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
“唉,收手吧,别查了,再查下去便是万丈深渊!”李善长长叹一声,道:“你已经被仇恨迷了心智,这不好。”
“我的国公爷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,您说话能不能直说啊,不要拐弯抹角啊!
什么万丈深渊,这都是什么啊,您说清楚啊!”胡惟庸站了起来,在书房中来来回回不停的走着。
    数沙人说
感谢红色书友的月票,感谢大杂烩书虫,干了这碗石头,魅影刺心,sj蓝,小老虎懵逼有点呆的推荐票,感谢诸位的支持!..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洪武年间小神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