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寒门宰相 > 第十二章 一以贯之

寒门宰相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在彭宅的另一头。
    彭县尉正好整以暇地喝茶,他所言的衙门差事不过是个托词,其实他早就坐在一旁。
    不是他不愿巴结那个老者。一来他不善于诗书经义一道,与老者和吴安诗一起,也是搭不上话,不过是矮人看戏,随人上下而已。所谓献丑不如藏拙,彭县尉就索性等老者他们说得差不多了再出面好了。
    而有人偷听消息,来回报的人告知彭县尉。
    “这章家二郎兄弟居然能与他们聊得如此入港?倒是件稀事。”彭县尉边踱步边言道。
    他知道这老者眼高过顶,很少有读书人能入他青眼,章越年纪不大,听侄儿说平日里读书就是走马观花那等。
    要不是二人书都读得极差,否则没办法成为好朋友。
    但是正是这章越与老者聊得如此投机,倒是令彭县尉刮目相看。方才彭县尉看了章家送得水礼,还是十分满意的,可见是花了一定心思准备。
    “看来这章二郎章三郎都不是等闲之辈。”彭县尉若有所思。
    一旁来人禀告道:“县尉他们聊得差不多了。”
    彭县尉点点头,当即从另一边走至前屋。
    而此刻吴安诗则是向章越抛出了邀请。
    章越也正在犹豫之间,但章实已是起身道:“多蒙吴大郎君青眼,此对舍弟而言实是三生有幸,只是……舍弟……他实在愚钝难堪造就……”
    “此事章大郎君不必如此快回答。”吴安诗打断章实的话,且微露不悦之色。
    这时候彭县尉正踩着这一句,也是赶到算是为章实章越救场而来,但见他拱手道:“来迟,来迟,错过了高论,还请诸位恕罪!”
    吴安诗笑道:“少公来的不巧,我们也正谈完!”
    彭县尉笑道:“那就点汤吧!”
    几名军汉从左右端着汤来。
    事已成定局,章越见兄长拒绝,心下倒是一松。
    反而心很大的举起碗先闻了闻汤时,但药材甘香的味道,一口下肚是可知是用甘草与其他药材炖好,真可谓是一碗清热滋补的好汤。
    “真是好汤!”
    章越喝了口,咂巴了下嘴还要再喝,却见老者与吴安诗不过虚盏端起,眼也正好看来。
    吴安诗的眼神里分明写着‘此子心可真大’。而老者眼神中却带着笑意。而自己兄长章实也不过轻呷一口。
    章越也不好再饮,只好放下汤碗。
    章实见此起身告辞,章越亦是如此。
    吴安诗开口虚留一二,正要命人送出。
    老者突开口道:“章三郎,名声不过身外之物,譬如刘邦韩信,到了功成之日,谁又记得他们当年寒微之时。需知学海无涯,没有名师指点,只凭勤奋刻苦,也不亦于以纸作舟!”
    “老夫致仕还乡来,只求保养年寿而已,顺便乃见一见后生俊杰的风采,书童不书童的只是个名份而已,你自己是如何考量的?”
    身旁的章实也道:“三哥,你自己如何想得?”
    章越心底早有答案,但仍是作出左右为难的神色。说实在若是伴读而不是书童,自己早就答允了。
    最后章越向老者长长作礼道:“多谢老先生的金玉良言。末学是这样想的,圣贤无常师,身怀童子心,时时勤拂拭,万物皆可师。”
    章越此言一出。
    薛县尉等左右闻言皆是还好,倒是老者露出异样的神态来。
    吴安诗吃惊道:“章三郎,你可知这位……”
    但见老者打断吴安诗的话道:“诶……”
    吴安诗向老者行礼,然后退至一旁。
    老者似自言自语般道:“圣人无常师,孔子亦师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。把手更与丈,岂能教出好弟子?”
    老者听章越之言,似解决自己很大的疑惑般。
    这时老者看向章越笑道:“三郎说得好,能身怀赤子之心,实在难得难得。老夫在建阳考亭有一座别野,他日有暇你不妨到此,老夫扫榻以待!”
    章越闻言一愣,连忙行礼道:“后学如何敢当,谢过老先生。”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,不再言语。
    彭县尉暗暗吃惊,对章越更是刮目相看暗暗心道,我得吩咐经义,往后好好结交章三郎,万万不可失了联系。
    “陈公,这章大郎君既是无意让其弟为书童,你又邀其弟到别野,是否此人之才真有过人之处?故想收录门下?”吴安诗道。
    “安诗,汝觉得吾以人为庄田乎?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老者道:“我与尊父,世父为官至今,荣华富贵不过等闲。吾将汝也视作自家子侄般。但我一句劝你,汝等立朝立身,当如谢玄般,为兰芝玉树立于庭阶之下。”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我两家何所寡有者?昔年孟尝君令冯谖去薛地收账,什么少就买什么。但冯谖却一把火烧了契券。而今老夫是缺书童,还是缺伴读?缺得是礼贤敬士的名声。”
    吴安诗闻言赧然道:“陈公所言极是。”
    老者道:“这章大郎君为人兄长,不肯让弟弟受丝毫委屈,有何不对?有此兄长,其弟又如何不发奋报答?至于是否才华,一时也看不准,但兄弟和睦,才是家族兴旺之兆。”
    吴安诗明白老者借章家昆仲的事,反过来教育自己,于是低头欣然受教。
    “那么小侄立即去寻这章三郎君,以伴读之名招入门下?”
    说完吴安诗起身欲走,却见老者摆了摆手道:“诶,这就不必了。”
    “敢问此中道理?”
    老者叹道:“此子寒家出身,又不似他二哥名声在外,吾以伴读礼遇,那府中其他伴读,岂肯甘心。他们不甘心,吾不得以师长礼遇,那么师长又如何甘心。”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吴安诗恍然,“那就失之交臂了。”
    “读书人难免有傲气,着急招揽他,他不清楚份量有几斤。让他出去碰了壁吃些苦头,知回头时再敞门相待就好了。”
    章实章越二人回家离去时,兄长一脸心事重重。
    章越可以理解兄长的心情,其实书童也是无妨啊,自己作为现代人心底一时无法接受倒是能够理解,但古人嘛,却根本没有这个意思。
    比如说宋朝名臣王淑就是主人汪激的书童,侍候主人读书过程中耳濡目染,与汪激同时考中。
    这在当时也是一段佳话。
    兄弟二人从城中返家走了许久。直到出了城,章实方才道了一句:“三哥,你不会恼我吧。”
    章越此刻心底确有一点后悔,但大体还是满意兄长的安排:“多谢哥哥替我出面,不然我也怕当时把不定。”
    章实道:“其实你为他人的伴读,可以门客之身赴漕试。咱们建州的漕试七人可解一人。而换作解试,一百人不过解一二人。”
    章越吃了一惊,心想这录取比例也太低了。
    晚唐时杜荀鹤,因出身贫寒,屡试不中,于是感慨了一句‘空有篇章传海内,更无亲族在朝中’。
    而宋朝则不同,因有科举有了糊名制的存在,严格打击了行卷,荐卷等鄙习,使得宋朝读书人终于可以挺直腰道‘唯有糊名公道在,孤寒宜向此中求’。
    宋朝皇帝也喜欢从寒门提拔读书人来平衡朝堂,这就是‘代阅之家不当与寒士争科第’。
    故而宋朝之科举比起唐朝,真正有了几分‘唯才是举’的意思。
    但是漕试与解试悬殊的录取比例还是打击了章越。宋朝没有秀才,举人的功名,就算千军万马过杀过解试,直赴京师礼部试,可一旦落榜必须回过头来再考一次解试。
    可是兄长明知于此为何却仍不同意自己参加漕试呢?
    “那哥哥为何方才不愿我去呢?”
    但见章实道:“你是我自小看着长大,你胸中有几分才学,我还不知?方才你不过好采给答上了,若真继续考校下去,怕就揭了底了。”
    章越闻言无语至极,自己兄长居然这么……了解自己。
    章实又道:“还有人家的子弟,乃是高门士族出身,怕是平日脾气不甚好,是个不妥帖的人。给人作书童说是好听,与安童也是仿佛,不仅心思要八窗玲珑,也得伏地作小地服侍主人家。可你自幼娇生惯养,素不知看人脸色,随人上下,哪是受得住气,我思量再三还是觉得不妥。”
    章越听了算是明白了,原来兄长真正的意思是舍不得自己吃苦啊。
    章越眼眶微红,用后世的一句话的,有人不在乎你飞得高不高,只在乎你飞得累不累吧。
    不想兄长看出自己眼底流露出的感情,章越只是低着头道:“哥哥,我明白了。”
    章实还以为章越因此有些不高兴,马上道:“你放心,不就是读书吗?我一定给你找一个好先生。”
    “好啊!”
    章实见章越答允松了口气,他看到南浦桥桥亭上有一卖粉羹的摊贩问道:“三哥,饿了吧!”
    “嗯!”章越很用力地点了点头,随即肚子咕咕地直响。
    不久兄弟二人蹲坐桥亭的栏杆边各捧一大海碗,大口大口的嗦粉。
    此刻桥下溪水湍流,桥上行人继续为了生活波波碌碌,天边雷声隆隆,作势要下雨的样子。
    夏夜,暴雨!
    耳旁雨声不绝,正是躲在被褥里睡觉的好天气。章越躺在床上入睡后,默认进入了另一个天地。
    白日的事,如同走马灯般在他面前放了一遍。
    在彭宅时犹豫的事情,到了此间仔细一想,倒是令章越心如明镜格外清晰。此刻他终于不反对章实替他下的这个决定,甚至庆幸章实替自己拒绝了。
    正如当初那个老者告诉自己‘天下事,少年心,梦中分明点点深’。
    少年心需要常拂拭。
    但拂拭这话,佛家不喜欢,比如那句揭语‘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’。
    可这句话一直被认为功夫未到,于是有了下一句‘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’。
    其实不然,只要事功,就要用力,用力就要用心至功夫,无心怎么可能作功夫呢?故而少年心在于一个纯字。
    纯就是不断自省回归他本来的念头,这就是拂拭。
    那为何说拂拭重要?
    就在于一句话‘一以贯之’,反过来说就是‘见路不走’。
    人生百条千条路,选择有时候比努力更重要。
    比如当书童固然是大多数贫寒人家的选择,但对于章越而言,能不能受得住人家二世祖的气,伏地做小地忍耐个十年,博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?
    算了吧,自己可是被别人踩了脚,都要踩回去的人。真要作了书童,能够委曲求全?
    若真走了这一步,一辈子都翻不过身来。
    因此不要被眼前的利益诱惑,实事求是地问一下自己什么是自己想要的,什么是不想要的,什么是自己能得到的,什么是不能得到的。
    故而章越此刻更无比清晰地知道,自己不愿走这条路。幸好今日兄长替自己拒绝,万一自己把持不住诱惑,当面答允了事后又反悔,那就得罪人了。
    那既是此路不走,自己又要走哪一条路呢?
    章越随即面前又是一个画面展开,画面中不知为何章越却梦见了自己的二哥章旭。
    章越突梦见章旭进京,经过老师陈襄的保举,以监生的身份在京考中了乡试,然后又一路考中了会试,殿试,最后中了进士。最后章旭得到当朝宰相文彦博的赏识,将女儿嫁给了她。
    兄长然后风风光光地回到老家中,乡人都赞他光宗耀祖,那时他不仅赎回了家里当去的宅子田产,而且县令,彭县尉等都改颜相向,争相跪舔……自己。
    赵押司哭着喊着求自己放过他,大人不记小人过。
    而自己也因二哥的提携,也不用如此辛苦读书,直接成为一个衙内,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    有一日他与七八名纨绔子弟横行在大街上偶见一名貌美如花,令他怦然心动的民女……
    面画到此就结束了,以至于梦醒之后,章越很是郁闷了半日。
    Ps:求推荐票!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寒门宰相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