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其他小说 > 一念神宙 > 第二百五十三章:夜空

一念神宙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二人皆是上前扶起少年,面上都显出了一丝微笑,甚感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 最后杜天又叮嘱了几句修炼的要点,便和季山相继离去。
    望着二位长辈离去的背影,沈凌心中多有感慨,杜天伯伯的严厉,季山爷爷的慈祥,对他都是无处不在的关怀,两位族中的领袖寄予了自己如此的厚望,在自己失落的时候他们依然没有放弃自己,这让他颇为感动,当下他便看向手中的卷轴,那份心境更加坚定,只是轻轻的在内心深处喊道:“你可以的,沈凌。”
    在一个熟悉的角落,一间不大的洞室显得与别的屋舍不一样,室外堆满了杂物,相较其他住所这间洞室尤为偏远,住所外步行数步便可到来石洞的后山。
    相较下这里更显清静自在,沈凌回到住所后,并未急着睡去,而是坐在床榻上,将手中卷轴慢慢打开,这卷轴显得普通,和几年前自己参透根脉之修一样,并未有什么特别之处,唯有不同的就是这卷轴中的内容更为深透了。
    这其实也是家主另行的手抄本而已,脉修的每步之法,都是由族人严格控制,严禁私传,这在玄族里历来就是铁律,不得违背,说是怕脉修不当会中了魔道,在这万魔重聚的玄界,一旦着了魔道,自被万魔侵蚀,永覆不返,因此传授必须在长者的监督之下循行渐近方可,这也是哪位老者留下来的遗训。
    望着这卷轴上的字迹,沈凌脑中回荡着刚才季山爷爷的话语,脉修贵在勤学苦练,若说根脉九层是打基础,那这腹脉之修要领却是要聚天地之气于腹,打开体内脉轮,灵为真元,感悟灵与脉的结合,这几句修炼要领此时正在他脑海中回荡。
    沈凌深吸了口气,慢慢领悟这卷轴中的每个字,随着自己的深读,他脸色也逐渐变得复杂起来,字里行间句句也能理解,可仿佛每句都说中他体内的要害。
    这几年自己在修炼根脉时,总能感觉体内像是被一股无形的顿力捆绑一样,使自己总不能倾其全力去掌控体内脉气,因此修炼速度才如此缓慢,然这种状态让他自身也参悟不透,说不上来,长此久往,他便自认这是自己天赋低微的表现,并未告诉他人,可这脉卷上的聚天地之气,也是每个脉修之人必须面对的。
    将卷轴放下,他盘膝而坐,进入冥想,按照卷轴上的修炼心法而行,将体内腹轮打开,引天地之灵气入体,行大周天运转,脉气饶腹轮缓缓缭绕,腹部间隐隐感觉一丝余热游走,然这些凝聚的天地之气在体内聚而不实,感觉灵与脉的结合也是如此的困难。
    按理太极脉的前三脉是最易领悟与修炼的,尤其是前两脉,易者皆可在两年内完成,可到了沈凌这里却感觉是格外的幸苦,无法凝聚足够的灵气将脉轮打开。
    据卷轴上描绘修炼腹脉之修时,体内腹部之位,将会随着修行的深浅出现光瓣之花,腹脉代表真知,若修成腹脉之时,将会诞显呈黄色状的六块花瓣,修成腹脉者便能感知天地,实像打开创造的大门,也就是修完腹脉后便能运用脉法中蕴含的能量。
    禅坐于榻上的沈凌,两眼深闭,额间、两侧隐隐有汗珠滴落而下,却并未见他微动丝毫,又一个时辰悄然而过,室内看不到夜色的变化,唯有让人感到的是夜更深了,风亦更轻了,而这个少年的身影却依然如旧。
    也不知到了什么时辰,少年才缓缓睁眼,轻吐了口气,眼神略有负杂和失望,他慢慢起身,毫不在意全身早已湿透的汗衣,望了眼榻上的卷轴,苦笑般的摇了摇头,内心仿似轻轻道了出了疑问,不断的自问着为什么,为什么老天还是兑现了自己最不想要的结果,难道自己本就是最为不过的凡人。
    可他始终不明白,修炼最终是为了什么,沈凌沉默良久,起身走了出去,来到石洞的后山的洞口处,这里离自己的住所最近,而此刻已寅时中辰,夜里最凶残的恶灵魔怪早已退去,族人亦是沉静在熟睡中。
    浓雾散尽后大地仿似又披上了一层浓妆般,在经历了狂暴与凶残后,平息的夜显得更加安静与柔美,却又是那样的脆弱,就像某人的内心一样,既要享受他的纯净,又要经历他的脆弱之痛,星星在天空慢慢探了出来,形成一带长长的星河,将这夜色衬托的更加圣美。
    每当夜不入眠时,沈凌总到这洞口看夜色,这时内心的底落唯有这夜色和漫天的星斗才知道。
    沈凌站在洞口,望向漫天苍穹沉默了一会儿,便靠着一块大石坐了下来,此时微风习习,吹着他的衣裳簌簌微动,刚才还一身大汗的他,瞬间便是一阵清凉,内心便多了几分惬意。
    他仰望满天繁星,看向那星河深向远方,没有尽头,内心突然觉得一阵孤单袭来,他多希望自己是这苍穹的一束星辰,至少它在群星中是闪耀的,也许只有这样的遐想,才能让自己内心看起来足够的强大,面对这样的心境,他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倾诉内心,就是想跟着茫茫的星河说说话,找寻那丢失的安慰罢了。
    又一阵微风袭来,将他的发丝轻扬,仿似带着些寒冷,沈凌本能的扯了扯上衣,指间却无意碰触到那颈上的丝带,望着这金色的丝带他笑了笑,捏在手中那道轻柔感悠然而生,永远是那样的熟悉。
    望着这个伴他出生、伴他成长,与自己早已融为了一体的随身之物,不知怎的它总能牵动自己内心一般,也不知是它能读懂自己,还是自己早已陷入了它过多的依赖,看着这个丝带,它的普通就像自己一样,充满了未知,却让人琢磨不透。
    从他记事起,婆婆就告诉他这东西不能取,说它是自己的护身符,亦是族人的祥运之兆,从自己落入玄界那天,这锦带就随在了身上,说是还吓退了雾中的怪物,起初还以为是婆婆哄骗安慰自己的童年之心,便好奇的把族人问了个遍,然众人的回答却和婆婆说的一样,现在回想怎不觉得好笑。
    夜风中,沈凌叹了口气,将那丝带整理后塞进了领口,贴于胸前感受着那如水一般的轻柔,不禁在内心感叹,原来最了解自己莫过于它了。
    而此刻他下意识的又想到一物,手不经意间摸向了腰间,将竹箫拿在手中,却另有一番温暖之感,每当自己心情低落之时,便是它能为自己抚平内心的那丝忧郁,面对夜色沉静,满天星河,本应有一曲长音相迎,可夜已深沉,怕惊扰了族人,只好作罢。
    沈凌将竹箫捏于手中,慢慢看向竹箫末端的那个字,这个让他一生都在寻求答案的字,却始终没能如他所愿,当再次看向这个“吟”字的时候,心中仿似涌起一丝酸涩与莫明。
    这个让整个玄族人都没听过的字,也是唯一能接近解开他身世的字,却让他充满了无数次的失望,直到渴望的那份心不再热情、麻木而灰冷。
    天地间、星空下,这个字就像浩瀚星河中的一颗闪耀星辰,却让自己永远也猜不到那一颗才是要寻找的归宿,沈凌用手抚了抚竹箫,再次撇在腰间,起身望向茫茫星河,长长舒了口气,他想拥抱这漫天繁星,让自己成为这其中一员,即是天真,他也希望这份天真能助他解开最终的疑惑。
    也许竹箫和那锦带将一切疑惑都抛向了自己,但自己的身世又何尝不是一个让众人和自身都难解的疑惑呢,勿怪世间多迷惑,总是执着烦自多,遥知世俗如烟火,漫天星河似天作。
    少年望着漫天星河,感受着那丝带的轻柔和竹箫的温暖,内心越发平静和自信起来,因为两物早已与自己合为一体,永不分离。
    少年转身向住所而去,背影在夜色中渐渐消失,夜依然温和,只是这样的夜仿似特别静,又仿似特别的漫长。
    翌日一早,也不知什么时辰,沈凌从迷糊昏酱中醒来,本能的想舒展一下腰骨,却发现自己手中还握着那卷轴,不禁在心里吃惊:“也不知道昨晚什么时候自己睡着了。”
    昨晚从后山处回住所后,他便将那卷轴摊开又试着参阅了一番,或许是内容艰深,又或是自己疲乏了,竟不知在什么时辰睡着了,沈凌又将那卷轴的内容扫视了一眼,便将其收好,准备出门走走。
    他出了门,感觉这时天才刚亮,多少族人这时还没有起床,便径直向洞外走去,来到石洞外,晨雾蒙蒙,让远处看的不是很透彻,可这雾却是白而透着丝暖阳,并不是夜色中的雾那么幽暗惊悚。
    沈凌来到石洞外,心中还想着那卷轴中的内容,想起昨夜杜天伯伯的话,他便再次坚定了起来,想找个僻静处再修炼吐纳。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一念神宙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