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其他小说 > 听僵 > 第一百零八章解药的秘密(二更)

听僵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那是关于解除阴舛人命运的秘密。
    这个秘密,不管我如何的紧裹于心,还是被一些人发现了。
    我本想把它烂到肚子里,但现在恐怕不行了。
    我现在告诉你,因为你是元家人,因为这些是关乎元化星的事,还因为你已经是动爻人了,总有一天,在虚境中也会知晓这些。。
    元友看着石岩出苍白的脸,微微点下头。
    石岩出慢慢说道。
    “这个秘密,之所以很难被发觉,是因为需要特殊的方法和条件才能知晓。
    这个秘密被藏在法器之中,只有用法器杀魃的时候,拥有阳爻血之人,会进入法器的一个虚空里才能看的到,并且还得通晓那种上古的文字。
    这一层层的加密,想要知道答案非常难,但就是这样复杂,还是被用心不良的人窥视到了。
    我知道法器中有虚境,是我转世到元家的时候得知的,但那个时候,并不知道,虚境里到底有什么信息。
    虽然每一代元家人,不一定都能杀到魃,不管见过虚境与否,世代元家人祖训明规,都不能透露虚境中有什么。
    我知道法器虚境里有什么,那是因为在1943年那次,帮你爷杀魃的时候得知的,而囚乙是怎么知道有虚境这件事的,联系前后,我猜测大概也是在那一次知晓的。
    在我去找躲避大雨的山洞时,回来后,你爷已经去了,他手中的法器也没了,那是被囚乙拿走了。
    我想,他正好找到了弥留之际的你爷爷,在拿走法器的时候,你爷爷可能认错了人,交代了一些元家的秘密吧。
    囚乙知道有虚境这件事后,他就一直想要利用元家的阳爻血,取得虚境之中的秘密。
    可能一开始想利用你,但后来却发现了元化星,因为小孩比较好利用,估计他也没想到,元化星竟然不是你亲生的,但误打误撞,却寻到了胎生的阳爻人。”
    元友望向元化星,她一动不动,如果不是胸口稍稍有起伏的样子,和一具尸体无异。
    “那陈魈呢?怎么会把她们俩都牵扯进来的,化星怎么就那么凑巧,正好是阳爻人。”
    石岩出长叹一声。
    “这也许就是宿命,太多的阴差阳错,太多巧合,仿佛注定一般,造就了这一切。
    而她们两个人的来历,都跟虚境里的秘密有关。
    还有我,可能是唯一一个,认得里面那些古文字,还能看见那四段文字的四阶动爻人。”
    信息量太大,元友正在消化,但他还是露出了惊惑的眼神。
    “四阶?”
    石岩出微微点头,继续说道。
    “对,我是四阶动爻人,那是在虚境里的声音告诉我的,并且我能看见石柱上全部四段文字。
    那法器的虚境之中,有两个空间,一个空间中,有一根非常大的黑色石柱,石柱上有文书。
    另外一个空间,是个奇怪的地方,像一阶,二阶,动爻人这种词语,就是我在那个空间听到的。
    结合当初我们在仙岛石洞里发现的信息,我认为这个虚境,是一种超越地球任何科技的融合空间,应该是在远古时期,地外文明和本土的地球文明所造的。
    至于这些信息究竟有什么目的,暂时不得而知。
    这虚境中那些石柱上的文书,我能看到的,一共有四段,并且这个秘密可见度是有等级的。
    第一段文书,一阶以上可见,描述的事情大致是说,有方法可以改变阴舛人的命运,但没有具体说明怎样改变,这段文书,元家人能看到。
    第二段文书,二阶以上可见,描述的是,把阴爻人喂了魃怪,魃怪变魔罗,魔罗火宫可解舛之命,且三阶阳爻人可杀魔罗。
    第三段文书,三阶以上可见,主要描述了一些关于阳爻人和阴爻人的事。
    阳爻人叙述的很详细,其中元家人算作一阶阳爻人,除了可以延续血脉,并无异能。
    但是如果元家人中途用了阴爻石,就会变成三阶动爻人,将不能延续香火血脉。
    还有无性胎生的二阶阳爻人,满十六岁后变为三阶等等。
    文书上对阴爻人没有太多描述细节,连怎么形成的都没有提。
    倒是描述了三阶阳爻人和三阶阴爻人,升四阶的情况。
    元化星现在变成这样,就是三阶升四阶所要经历的,不知道这算作融合或者算作其它什么,如果成功了就醒,如果过不去,就沉睡。
    这也是局里日后要研究的。”
    而阴爻人升四阶,写的很奇怪,毕竟我所知的有限,所以只能大概解读,魃怪会赋予阴爻人特殊的能量之后,阴爻人升为四阶。
    第三段文书还特别强调,阴爻人必须跟阳爻人在一起,有助阳爻人升四阶。
    所以当我发现元化星有可能是阳爻人的时候,我就派陈魈去监察她,为应日后文书所言而做准备。”
    元友听到这里,大概也明白了一些事。
    “陈魈已经...,那么也就是说,化星能否醒来,已经没有定数了是吗?”
    石岩出看向铁床,眉头微微蹙起,本就有些虚无的目光,此时露出了一丝迷惘。
    “如果很容易升为四阶,那也就不足为奇了,况且陈魈被囚乙所害,所以这一切的确没有定数。”
    “那第四段文书写的是什么?”
    石岩出停顿了下,眼眸露出稍许迷离。
    “这第四段文书,四阶以上可见,写的是阴舛人的真正解药。
    方法是,四阶阳爻人的血和四阶阴爻人的血,融合形成的物质,可以让阴舛人进化。
    跟魔罗火宫让阴舛人变回普通人相比,保留原有能力和长生,这才是真正的解药。”
    石岩出说完这些,内心中不知为何,有种不安隐现,他总感觉这些记载,哪有问题。
    这些文书,为何要有限制,为何不一次写完,非要分段,就像是逐层在慢慢引导,朝一个方向发展而去。
    为何对阴爻人描述的不完全。。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总感觉其中有什么无法探知的东西。
    而元友其实并不在乎什么解药,他也不想卷入这种复杂匪夷所思的漩涡,可如今元化星成这个样子,元友听到这些怪诞的事,从心底升起了一丝无力。
    “石局长,我只想知道,那虚境里面,还有没有提到什么方法,可以让化星醒来?”
    “除了提到阴爻人有助阳爻人升四阶,并没有过多再描述这件事。”
    元友的心沉了下去,唯一能助之人,已亡。
    石岩出重重的咳了一下,咬了咬牙的动作,被元友看在眼里,似乎眼前这个孩子,身体出了大状况。
    “石局长?”
    石岩出摆了摆手,嘴唇上却像挂了一层霜一般变的白了起来,他继续说道。
    “囚乙,...”他说到这里,脸上疲惫之感更甚,他慢慢俯身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“囚乙利用化星,结合他后来把陈魈喂魃的事,可以猜测,化星进入虚境的时候,应该是她没过生日,为二阶阳爻人,只能看到第二段文书。
    所以囚乙以为得到了解药的秘密,实则是元化星没有看完全四段文书造成的。
    囚乙精心算计,机关算尽,为了长生,不惜一切代价,为了解药,不择手段,所以对他的最大惩罚,莫过于让他最后变成普通人吧,这比让他死都难受。”
    元友的手微微攥起,冷冷说道。
    “命运由心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吧,他罪有应得。
    石局长,虚境里会不会还有第五段文书,只是没人看的到,会不会里面有办法让化星醒来。”
    石岩出轻叹一声。
    “这虚境里的石柱,有没有第五段甚至更多的,或者还有没有五阶六阶的阳爻人阴爻人,谁也不知道,这些事大概也要日后机缘才能慢慢揭开。
    元友看着石岩出有些虚弱的样子,不禁心中又生出一丝疑惑,如果囚乙是为了解药,那么眼前这个孩童模样的人会因为何种原因,在寻阴爻人和阳爻人呢。
    “石局长,恕元友冒昧,您当初找阳爻人和阴爻人,是为了什么?我很想知道,除了囚乙,您是否也是为了能解除这种命运而为?”元友突然想到了这点,离秘密最近的人,根本无法看透。
    石岩出顿了一下,那眼中的黑瞳,如一潭深水一般沉落下去。
    他不怪元友会想到这些,被卷入欲望的漩涡,难保谁不会沉沦。
    或许他曾经与恶的距离很近,但这几生几世走来,他已经知道该走向哪边。
    他看着他,眼神中没有丝毫杂质和躲避,就如他心中坦荡,将他所知的秘密尽数托出一样。
    “虚境这件事,我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说过。
    我之所以之前,把这么重要的秘密打算烂在心里,是因为千年以来,我深知一件事。”
    石岩出说到这里微微一滞,眼神迷离透着沧桑,仿佛曾经有着太多让人不忍回首的凄凉。
    “解药能医好病,但却治不了人的心。
    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得到解药,解除了那命运,接着就会有更深的欲望没完没了的索取。
    只要有了开端,便会是罪恶的开始。。
    所以我才下定决心,将这个秘密深藏于心。
    可是1978年发生了一件事,才让我不得不重新做了决定。
    当时局里在红河洞处理一件诡事时,抱回来一个女婴,这个女婴就是陈魈。
    红河洞是一个特殊的地方,在古代其实叫落铁洞,是因为传说那里曾经在上古时,落入过孛星陨石而得名。
    但只有我们知道,那并不是传说,落铁洞中的石柱,是天外的东西,这东西上,还附着阴舛石,至于还有什么物质,现在还无法探知。
    红河洞那里出现怪事,基本跟这些天外飞石脱不了干系,所以女婴的出世,必定不凡。
    当时我只是觉得她特殊,也不知道她长大会怎么样,所以一直把她抚育成人。
    后来等陈魈十六岁后发现,她具有阴舛人的一些特质,但比阴舛人还特殊,所以我断定,她应该就是虚境文书所说的阴爻人了。
    阴爻人出现,就意味着胎生阳爻人也出现了。
    如果阳爻人,在过完生辰后升为三阶,那就意味着指不定哪一天,他(她)会在升四阶的时候,出现化星这样的异常,样貌全变。
    所以我必须在三阶阳爻人还没被世人发现的时候找到他(她)。
    于是我开始着手关注各地的一些奇人异事,到处寻找阳爻人。
    而元化星,是搜罗各地的无性胎生事件发现的。
    找到元化星是去年的时候,于是我让陈魈转学来北寒三中监察她,按虚境所述要求以应万变。
    当时计划,如果元化星是阳爻人,我就会安排陈魈一直在她身边,不过后来看她俩的关系那么好,想必不用安排,也可能会一直在一起吧。
    我并没有打算,让她们早早知道自己的宿命,想要日后瞒不住了,再慢慢告诉她们。
    没想到,短短几个月,情况会变成这样。”
    元友听罢,轻叹一声,“可是陈魈那孩子已经没了,她们的关系的确很好,也不知道化星醒了以后,该怎么跟她说。”
    石岩出憔悴的脸上又挂起一丝灰暗。
    “我本以为,秘密在我心中会很安全,我也以为,她们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    但却没想到,这种保护,却也被坏人钻了空子。
    陈魈和元化星,她们之间的感情的确深厚。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陈魈这孩子,居然没有听从指挥擅自行动,恐怕是想救元化星吧。
    而言君疾的师傅,出卖了六孛局,造成情报延误和泄露,导致了连锁反应。
    这也是我的失误,我的责任!”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石岩出剧烈的咳嗽起来,脸白的几乎透明,嘴边渗出一些鲜血来。
    元友赶忙走到石岩出的近前蹲了下去,石岩出的身上,透着一丝死亡的味道。
    “你?”
    石岩出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,这份苦涩并不是对这早已习惯的宿命有何抱怨,而是内心深处,看到了元化星和陈魈,他忽然愧疚无比。
    他苦笑了一下,呼吸有些急促。
    “这一世快结束了,虽然我是四阶动爻人,但25岁之内的寿限改变不了,其实老天已经很公平了,如果不是这一世出了这些事,我还是蛮享受这种重生的乐趣。”
    说着,石岩出将小小细细的手臂伸出了衣袖,元友低头望去,那手腕的位置,有一圈暗红的印子连在了一起。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世临界期来的这么急,我定不会疏忽了那么多,让人趁虚而入了。”
    “这不能怪你。”元友这一次投向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信任,他看着眼前孩童模样的人虚弱的样子,小小的身躯,背负着何种的过往。
    “你...帮我...个忙。”
    “说吧!”
    “如果...化星醒了,帮我对她说,...,...,跳跳糖...那次,我没生气,请她在余生往后......也不要...生我的气。”
    “...,...好!”
    小男孩感觉无比的累,他努力的又一次睁开了眼,望向了铁床之上,那附近散射下来的灯光,光晕慢慢变大,视线模糊起来,他缓缓的垂下了头。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    纵使千年,谁又能猜的出看的透,这条路的孤寂。
    人生如圆,终点亦是起点。。
    只有等待了。。。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听僵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