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玄幻魔法 > 我在东京教剑道 > 034 大人,时代又变回去了

我在东京教剑道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和马心想坏了,直升机恐怕要白给。
现在这大场面,简直跟尼玛电影《黑鹰坠落》一样,都黑鹰坠落了,那直升机肯定是用来坠落的嘛。
和马不想坐视无辜的人就这样死去,他想趁着敌人的注意力转向直升机的时候发动攻击——
突然,他看见天上有一道光闪过。
下一刻,机枪的扫射就停了取而代之的是惨叫。
和马赶忙探头,结果发现已经开到院子里的皮卡车厢里,机枪射手肩膀上中了一刀。
飞刀?
射手挣扎着要继续射击,之间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直接砸在皮卡的驾驶室上,把驾驶室给砸趴下去一块。
然后那黑影一个手刀打在射手脑袋上,把他打昏。
紧接着,那黑影徒手砸碎了皮卡的前挡风玻璃,抓着皮卡的驾驶员的脑袋,狠狠的扣在方向盘上。
短短一瞬间,一切好像都结束了。
然后从天而降的人影站起来。
直升机的引擎轰鸣,灯光的射来方向逐渐转到黑影头顶。
螺旋桨掀起的狂风,让黑影的衣角疯狂的摇摆。
铃木管家站在皮卡车顶上,戴正刚刚打斗中歪掉的手套。
“没事吧,桐生君,池田君。”
和马嘴巴张成O型,时、时代它又变回来了!
和马站起来:“我没什么事,池田需要治疗。当然,还有几个保镖需要医疗。”
“明白,让直升机降落,紧急处置完了就送他们去医院。”
说着说着管家从皮卡上跳下,稳稳的落地之后看了眼皮卡车厢里的德什卡机枪。
“上次我看见类似的东西,还是战争年代,这东西到底怎么送进东京的?”
和马沉默着,他总不能上去跟铃木管家分享他上辈子的知识,说别急再过几年东京的极道就要见识反坦克地雷暗杀、40火暗杀,德什卡而已,不奇怪。
这时候,锦山带着人从正门进来了,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驾驶室扁了的皮卡,和皮卡上的德什卡。
“哇,”锦山用一个简单的发音表达自己的震惊,“这是什么鬼?联合**的军火库?”
“不知道,这就只能劳烦专业人士来查证了。”铃木管家接住从天上直升机那扔下来的步话机,吩咐了几句,然后扔给涌进门来的保镖。
和马来到铃木管家跟前,抬头看了看直升机,问:“铃木爷爷你从直升机上直接跳下来的?练空手道可以练到这么高的地方坠落都不受伤害吗?”
“人体,很奇妙吧?”铃木管家反问道。
和马懂了,67级空手道就算达不到人形高达的强度,估计也和生化危机系列里面的生物兵器暴君什么的强度差不多。
90往上的剑圣们,怕不是真的能发剑气。
不过这些顶级强者,可能数量不是很多,大部分普通人强者大概都在30级以下。
和马正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力量构成呢,突然他眼角余光感觉瞄到了什么。
于是他猛的回头,对着那个方向扔出了手中的棒球棍。
棍子准确的命中刚刚和马打倒的那个卡拉什尼科夫枪手,让他向后倒下,同时手里的东西也向后飞去。
不知道谁喊了句:“手雷!”
爆炸发生了。
但是因为手雷是向后飞的,所以基本没炸到人。
老管家咋舌:“这是要同归于尽啊。”
和马:“这真的是放高利贷的黑帮吗?”
这时候检查工厂的保镖冲出来大声报告:“这工厂里有大量的冷冻器官,是人的器官!”
铃木管家打了个响指。
和马去觉得情况还有什么不对劲……
对了,代号!
和马赶忙看向昏过去的两人。
果然两人都有“代号5971”的词条。
和马想到了自己救千代子的时候,眼见大势已去的司机打方向盘撞向泥头车时的眼神。
这是一伙不怕死的人。
和马一个激灵。
他高声命令道:“检查这两个人的口腔,把假牙都拔了!小心一点,里面可能有剧毒氰化物!”
铃木管家挑了挑眉毛,赞许的看着和马:“这样的武器装备,还有视死如归的精神,原来如此,是老夫疏忽了。
“都听到了吗?来个手巧的!”
保镖们立刻行动起来。
很快,从还活着的两人嘴里都取出了假牙。
老管家拿其中一颗扔地上,踩碎,果然里面有迷之粉末。
有保镖过来用滴管吸取了一点装进瓶子里。
“另一颗也保存好,这都是证物。继续检查两个俘虏的口腔,防止有别的东西。”
下达完指令,老管家扭头看着和马:“您真是一次次让我惊讶。我之前竟然还觉得您只是一介武夫。”
和马:“别这样,您对我用敬语,让我浑身不自在。”
铃木管家哈哈大笑。
“我现在开始觉得,你考上东大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了。”铃木管家以要捧杀和马的架势说道,随后看了眼锦山平太,补了句,“将来说不定真能当上警视总监。”
锦山平太咋舌:“那我可就赚大发了。到时候就算硬闯警察厅,我也要找你喝酒。”
和马耸肩:“反正都是几十年后的未来,大家随便吹,都可以吹。”
然后他话锋一转,问铃木管家:“现在这个事情会怎么收场?”
“这我也不好说。等gongan过来吧。”
说话间,南条家的直升机降低了高度,用绞盘把重伤的阿茂吊上飞机。
两位中枪的保镖没有被送上去,看来已经没救了。
和马正想说什么,就看到保镖们从工厂内部搬出已经面目全非的池田直人。
和马抬手让保镖们停下,走上前仔细观察。
池田直人身上最大的伤口,看起来不是在打斗中损伤的,而是他躺着没抵抗的情况下被割开的,因为切口太整齐了。
他的身上还有很多的弹孔,也就是说,他在自己已经被开膛破肚的情况下,站了起来,奋力抵抗,给儿子制造了逃跑的契机,还送了儿子一个词条。
桐生和马看着池田直人现在的样子,怎么也和之前那个试图猥亵千代子的无赖对不上号。
这时候,铃木管家、锦山平太一起来到和马身边,看着池田直人的尸体。
锦山平太:“不管他之前是什么样的人,最后他是在奋战中死去的。”
“最后一刻,无愧于父亲的称号么。”铃木管家低声念道,“也不知道这最后的闪光,能否抵消他之前的业,让他成佛。”
和马轻声说:“不管怎么样,我希望能好好的给他做个法式,阿茂应该出不起请和尚的钱,就让我这个师父先借给他好了。”
铃木管家欲言又止,最后他点头道:“那好,就由我来联络寺庙吧。”
话音刚落,一名保镖快速跑来,在管家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铃木管家:“gongan的人已经到了。”
“比警察还快?”和马蹙眉。
“这些人鼻子挺灵敏的。”
铃木管家回过头,看着两名穿风衣戴绅士帽的人进了院子。
这两人的装扮,和马咋一看还以为是柯南里的黑衣组织,但是人家的风衣没那么黑,也不留长发。
风衣男一号直接向桐生和马走来。
“徒手追车哈,你知道你今晚砸坏了多少辆轿车的车顶吗?”风衣男一号问。
“佐久间,gongan什么时候管起交通事故赔偿了?”铃木老爷子问。
“我只是用这个开场白,拉近一下我们的距离嘛。毕竟你看,一般人总觉得我们很难接近。”说完佐久间看了看周围,问和马,“这些全副武装的家伙,有几个是你干掉的?”
和马指了指那个刚刚扔手雷然后只把自己炸死的倒霉蛋。
“我先说明,我没杀他,我只是扔出棒球棍打到了他的头,他是被自己的手雷炸死的。”
佐久间大笑:“哈哈哈,你又没杀人,真有意思,每次你出手打架都有人死,然后都不是你杀的。刚刚沉江的车,想必也都不是你杀的对不对?”
“对,我想他们都是淹死的。”和马毫不迟疑的说。
这种事就不能迟疑,堂堂正正,反正之后有古美贤治律师做后盾。
佐久间点头:“很好,非常好。”
这时候他的搭档过来跟他耳语了几句。
佐久间立刻骤起眉头,重新打量桐生和马。
“是你下令让他们找假牙的?”佐久间问。
“是的,是我。”和马说,同时纠正了一下佐久间的说法,“准确来说,我没有下令的权力,因为我既不是南条家的人,也不是极道大佬,我只是建议他们这样做。”
佐久间点头:“好一个没有下令。反正一切都和你无关,我猜你想到要检查假牙,也是因为电影看得多?”
“对,我可喜欢詹姆士邦德了,肖恩康纳利演得真好。”和马现在编这种谎话,完全眼不红心不跳。
佐久间盯着和马看了几秒,说:“嗯,我也相信是这么回事。只能是这么回事了,毕竟你只是个普通高中生,至少在今年四月底之前,还是普通高中生。
“想必你也不知道什么5971。”
和马笑道:“那是什么?”
“CIA转给我们的一串迷之数字,要求只要发现有关的情报,都要提交给他们。”
铃木管家:“佐久间,这种话随便说没问题吗?”
“当然没问题,只是四个数字罢了,而且你又知道我说的是真的?”
话音未落,警笛声在由远及近。
“好啦,总是迟到的人们来啦。铃木先生,请您把现场转交给警方吧。”
“我当然会的。”铃木管家回应。
和马问了句:“那我呢?我只是个偶然路过的良好市民,我能去医院看我那重伤的徒弟了吗?”
佐久间看了看和马耸肩:“请便。按照警方办案的规矩,你至少得做个笔录,但是这次是我们办案。我们有时候恰恰不希望太多文字资料留下来。”
和马点点头:“那我就离开了。”
“我建议,你等一等铃木管家,你们一起走,会比较安全一点。”佐久间叫住要离开的和马。
和马想了想,决定听从这个建议。
于是接下来他用了一个小时,等候铃木管家指挥保镖完成和警方的交接。
终于,铃木管家找到百无聊赖的和马说:“好了,走吧,车就在门口。”
和马点点头,跟上铃木管家,离开了这个屠宰场。
在迈出屠宰场的大门前,和马忽然感受到了什么,于是抬头往远处看去。
那个方向,有一座矗立在很远的地方的水塔,除此之外空无一物。
——错觉?
和马摇摇头,登上铃木家的防弹宾利。
**
丘东完放下望远镜,轻轻咋舌。
齐成宰疑惑的问:“怎么了?”
“他注意到我了。”丘东完再次咋舌,“是个掌握了心技一体那样的特技的武道家,而且比那老头还敏锐,只是武艺还有欠缺。荣骏输得不冤。”
齐成宰皱着眉头:“心技一体真的存在吗?说实话,我杀了不少号称掌握心技一体的武道家了,没觉得哪里难对付了。”
“那是因为你不是武道家,你识别不了真伪。”丘东完摇头,“等真正遇到的时候,我给你一个建议,快跑。”
“不用你说我也会的,我就怕跑不掉。所以现在怎么办?”
“准备狙击。”丘东完把观察用的望远镜交给齐成宰,自己把M14狙击型架好,开始根据估测的风速调整风速尺。
齐成宰举起望远镜,看见两名被抓的同伴被人扛出了屠宰场。
“视线清楚,可以射击。”他说。
丘东完开火了。
子弹准确命中第一个人,他迅速拉栓,趁着对面没反应过来,又开了一枪。
第二个被俘的同伴也报销了。
丘东完直接把枪扔在水塔上,以最快的速度溜下塔,跳上在塔下的车子。
齐成宰刚上车,就他就发动了汽车,给了一脚油门。
“剩下的事情,就是抓住房志希那个混蛋了。他居然没有去安全屋报道。”丘东完咒骂道,“这个被腐蚀的混蛋。”
“也许他只是想去夜店快活一下。”齐成宰说,“我待会变装了再去摸摸情况。”
“只能拜托你了,我去让狗肉店那边先隐藏起来。今晚真是倒血霉了,那桐生和马难道就是我们的灾星?”..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