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其他小说 > 人……事…… > 人……事…… 第25章

人……事……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更~多精;彩'小说'尽|在'.'''.第'一;'~小'说站
    ”);
    ('“燕姐,我想……”
    贱儿趴在了那个名叫张燕女子的两腿之间,盯着那湿润娇红的小穴时,感到下体上那根立着的玩意就快硬得爆炸时说道。那燕姐听后娇媚的看了看,趴着的贱儿子下体上显得较为细小的肉棒时,用温柔抚慰的语气道“小辉我和你说实话,在前段时间见过人后,我就决定要把自已的身体先献给人,你呀!还是先忍忍吧!等人用过后……”
    贱儿子要听着燕姐温柔的叙说时,脸上的神情越是惊异,还没等那燕姐说完他就抢着道“我们即将要领证办酒了,燕姐你……”
    燕姐听他这么说轻笑着,一只手伸时两腿之间,手指轻柔的分开了两偏肉唇,此时的她就像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妖异魅力,一面指头边撩弄着她骚部那粒硬起的小豆豆,一面盯着一脸纠结的贱儿子开口说道“难道小辉你不同意我的这个决定吗?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后脑海里开始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斗,原本兴奋的神情也变得极度复杂起来,纠结中他断续说出“燕姐……这也……我”这没头没脑的话,那燕姐听着他那没头没脑的话时,一阵轻笑时目光却始终盯着他那硬起的小肉棒上“小辉,我知道你一定会同意的,你听完我的决定后,那变得一颤一颤极度兴奋的肉棒就能说时一切”贱儿子听完,有一种被面前女子看穿的慌乱表现,他低下头看着那硬立颤动着肉棒时用自嘲的语气道“我还真是个下贱的变态呀!燕姐,我怎么不同意呢?”
    他说完内心有一种极度羞辱的感觉,想到自已的妈妈已然变为了人的性奴,现在连即将成为老婆的燕姐也……
    时间已过去了两年半,贱儿子早已从家里搬了出来,现在住在燕姐那,而年多前他就领着燕姐见过了自已的父母,并告知自已正在处朋友,在这种变态荒淫的环境下,贱狗子早已无心读书,只读完了中学就出来工作并从家里搬出,他的工作还是骚母狗托了雷显和雅静的关系,在一家医药公司做起了提成收入颇高的销售。他和燕姐那异于常人的另类关系也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加深,产生出一种介乎于情爱和虐恋的依恋感情,而后就在几个月前他们俩决定注册结婚时,贱儿子才带着燕姐去见了人和母,一方面是告知他们要结婚的事,另一方面也是想让人和母动用关系,可以让他和燕姐顺利取证,要知道贱儿子可是还未到法定的结婚年龄。
    身下一直戴着贞操带,就在那次见过人和母后,家中的父母就同意他可以无须继续戴了,憋了几乎快发疯的贱儿子,在摘了一直让他无法射精发泄的贞操带时,就急匆匆的赶了和燕姐住的地方,一心要用身上的肉棒好好操几,那经常弄得他欲火焚身却无从发泄的燕姐,可是他到了住所快速脱光衣裤,猴急的抱起了正在厨房做着饭的燕姐卧室,燕姐看了看他那没了贞操带硬起的小肉棒后,却说出了让他惊讶的话“小辉,姐姐现在还不想让你破了我修补过的下体,我想留到我们新婚之夜时,也没多久了不是吗?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后有些迷惑,好几次燕姐都有和他提过,要是他没戴那贞操带该有多好呀!语下之意她不是也想被操吗?这会怎么又……默默观察着他脸色的燕姐看到他疑惑的神情时,突然骚浪的用手握起了他的小鸡巴对他说道“你就答应姐吧!那里就留到新婚时,而你的这里,姐姐就用手帮你弄嘛!”
    被燕姐柔软的小手一套弄,让憋了许久的肉棒一阵舒爽,想到和燕姐也将要结婚,那小穴迟早还不是自已的,又何必如此着急,进而还惹燕姐生气呢!想到这他也就同意了燕姐的要求而后的数月里,每当他和燕姐有着变态的性爱时,燕姐都是用她的小手解决贱儿子身体的欲望,当然贱儿子在这几个月里,被欲望冲昏脑里,也曾多次提出要操燕姐,每当他提出时燕姐总是轻笑着用小手,安抚他躁动的情绪,只到这已取了证,距离摆结婚酒已不到个星期时,燕姐才把那内心深藏着的变态想法,如实对他一一告知,贱儿子兴奋着又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,这感觉虽说不太好受,但也没到他无法承受的地步,要知道他这几年来除了绿母,被屈辱,渐渐也有了一些绿妻的念头。
    清晨一熟透的美妇,从睡梦中醒来正懒洋洋的伸着腰,陷开的被角下露出了美妇成熟丰满的身躯,伸腰时那胸前黑紫色的两粒奶头,流出了少量的乳液,加上乳头处那深黑极大的乳晕和那隐隐可见没毛乌黑的骚逼,都能看得出这美妇是一个怎么的骚货,伸过懒腰清醒了的美妇,大力推了推身旁还睡着的男人,用不耐烦的语气大声说道“你这活王八还不起身,都几点了,小辉今天办酒,我们要早点去帮忙准准备备”身旁略显肥胖的男人在美妇说时,就已醒来他揉了揉沾满眼屎的双眼后,快速坐了起来清醒着还昏昏沉沉的头脑,几十秒后清醒过来的他看着美妇,伸手指着胸部说道“你,那又有奶流出来了”美妇听后托起了较为下垂的大奶,低头看到了乳晕上的奶水,用手指抹去胸前那流出的白色奶水后,对着男人骄傲的说道“人就喜欢母狗的奶水,王八老公你想吸吸老婆的奶子,喝我的奶水吗?”
    那男人听后大力的点了点头道“想,当然想啦!”
    美妇听过呵呵笑了起来,带着大奶子一阵晃动,笑了一会儿后用轻蔑的目光看着男人说道“还真是没自知之明呀!就你也配喝老娘的奶水,像你这样的下贱货,只配喝老娘下面拉出的尿水,还不爬过来接着”那男人被美妇羞辱时,神情居然十分的兴奋,隐隐给人一种卑贱的感觉,只见他快还的钻进了美妇和两腿之间,嘴巴紧紧吸着美妇的尿道处,等待着美妇拉出尿水“贱货”美妇看着男人吸住她下体时骂道,而后马上放松尿道,把深黄色的尿液拉进了,身下那个男的嘴里。
    “老公走快点,小辉今天办酒,我这做姨妈的可得早点到”同是这个清早,快速向住宅小外走着的美妇,向着身后抱着孩子一脸憨厚的男子催促道“是老婆,我走快点!”
    憨厚男人点头答应着美妇。就在他们说话间,同是小的住户,有两公婆牵着孩子从正对面走来,看着前面走着的美妇时,那夫妻俩的目光显得有些异样,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美妇点了点头,牵着孩子走着的丈夫,在走近身后那抱着孩子的憨厚男人后,动突然露出了怪异的笑容说道“又带着儿子出来了”憨厚男人听后看了看抱着的孩子道“是呀!是呀!这不是赶着去吃喜酒”憨厚男人点头答道,那一对夫妇在憨厚男人说后,马上走进几步,目光盯看了一阵憨厚男人抱着的孩子后,这时像是对视了几眼脸上笑容更显怪异,由那妇女说道“孩子生得好可爱,长得可真像你呀!”
    憨厚男人听完,用一副疼爱的神情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后,兴奋夹着自豪的道“我的种不像我还能像谁!”
    说完还笑了起来“像……”
    那妇女刚从嘴里迸出一个字时,身边她的老公就拖住她,好像在制止着什么,而那老公就对憨厚男人怪异的笑了笑,牵着孩子拖着老婆向小里走去。
    “老婆,这夫妻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憨厚男人看着那突然变得怪异的夫妻时,不解的对身前的美妇问道“谁知道呢?管他们干什么!”
    美妇对憨厚男人道“就是,管他们干嘛!”
    男人听后附和着美妇。美妇突然把目光死死的盯着憨厚男人的头顶位置,像是看着什么,憨厚男人看着老婆盯着他的目光有些异常问道“老婆你在看什么呀!”
    美妇听后马上收了目光道“没看什么,我们快走吧!”
    “嗯”“看什么!看你这sb老公头顶上,有没有冲天的绿光呀!老婆给你戴了N次绿帽,现在还帮别的男人养孩子,长得哪像你了,明明就像人”美妇边走着边恶意想着,不时看向男人的眼角处带着一丝的笑意。几年的时间里,雷显经常出入这个小,小里的住户有些,早已发现了贱母狗疑似出轨形为,可是那还一头雾水的憨厚男人就能说明,当事人往往是最后得知的“看来要尽快搬离这个小,否则……”
    前面走着的贱母狗暗做了决定。
    当夜一间豪华的酒店外,贱儿子装着笔挺的西装,燕姐则着着白色得体的婚纱,正迎接招待着前来的亲戚朋友,招待完毕到化妆间后,和亲朋司仪又详细安排好婚宴的事宜后,夫妻俩让众人先出去片刻,说是他们夫妻俩想稍稍休息一下,亲朋也都能理解,与是纷纷离开了化妆间,很快房里就只剩这两夫妻独处“可以了,你打电话吧!”
    确认化妆间就剩,他和燕姐时贱儿子急促的向女人催道“贱老公,这么急干嘛!”
    燕姐边这么对着贱儿子说道,边慢慢拿起了桌上放着的电话打了出去“人,我们夫妻两只贱狗在化妆间里,等着你的到来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没旁人了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
    打完电话的燕姐对着坐在一旁椅子上,一脸焦急的贱儿子说道“搞定”而后两人就静静等待起来。只不过几分钟后,化妆间的大门就传来一阵敲门声,两夫妻这时马上起身开门,把门外的雷显迎进屋里,贱儿子在雷显进屋时,还给化妆间的门上了锁“雅静今天没空,所以我就一个人来的”两夫妻听后知道母没空来,脸上都有些失望“这是我给你准备的”说着他把一直拿着的那很大瓶的红酒,递向了新娘“人,这是……”
    燕姐在接过那瓶红酒后,一脸的疑惑说道“开来尝尝”雷显没等新娘继续说抢先说道“哦”燕姐听后一旋瓶盖时就发觉了不对劲,这酒像是开过了,瓶盖这么松,她这时也没多说旋下瓶盖后,扒开瓶口塞着的木塞,那木塞就更松了,她手一拉就出来了,取出木塞后瓶口处就传来了骚臭的味道,这时他们两夫妻已猜到这貌似红酒的瓶里装了什么,两夫妻都兴奋着对视一笑。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贱货结婚,人也不知送些什么,这瓶人拉的圣水就当做你们的结婚礼物,贱儿子没得喝,等下就由新娘敬酒时喝”雷显又出了变态的意,而他说着时显得相当的兴奋“嗯”新娘娇羞的道,而一旁的贱儿子也大力的点了点头“好了,先这样了,小贱货,记住要喝干净了”“人放心,这是送给贱货的结婚礼物,奴一定会一滴不剩的喝干净”燕姐下贱的道,说得在场的两个男人都一阵兴奋。
    很快化妆间的新婚和新娘就出场了,一些婚礼上传统节目后,来到了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和互相亲吻的环节,司仪拿来了准备好的两杯香槟,正要递给两位新人时,新娘却推说喝不来香槟酒,只叫司仪拿来了一个空杯,又走下台去桌她放着的衣物中,取来了那瓶装着雷显尿液的红酒,从新到台上,她故意站离司仪往怀里倒满了尿液,然后马上往瓶口塞上了木塞,接着和走过来的贱儿子快速交怀,喝下那怀骚臭的尿液,而后在台下所有人起哄要新郎亲吻新娘时,贱儿子神情兴奋着亲向了那喝了别的男人尿液,正一嘴骚臭味的新娘,就在这庄重的婚宴之上,两人深吻舌头交接着,一同品尝起人尿衣的滋味,不知内情台下的亲朋看着他们亲吻时,那一脸兴奋带着幸福的神情时,还一阵嘈杂的起哄,谁又能知道这对新人,竟是在品尝着另一男人的尿液呢?
    酒宴上,新郎和新娘一桌桌的敬着酒,谁又能想得到新娘用来敬酒的那瓶红酒竟然不是酒,倒进酒杯里的居然是另一个男人的尿夜,想来只有刻意站在两人近处,那骚母狗和活王八才闻出了新娘是喝着什么,当然红酒和尿液的颜色有些不同,可是猜出儿媳正喝着什么的骚母儿和活王,这时都极力的从旁解释,才让那瓶尿液没被亲朋们发现,而贱儿子也在不停的遮挡,甚至还偷拿出准备好的香山,不时暗喷才掩饰住那尿液的骚臭味敬了酒一圈后,那极大瓶的尿液就全都喝进了新娘的肚里,燕姐刚才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,这时却是装下了一整肚的尿水,她撑着开始不时的打嗝,由于她是靠近贱儿子侧坐着,所以那打嗝时嘴里散发出的恶心气味,全都喷到了贱儿子的脸上,闻着她嘴里喷出的味道,让一旁的贱儿子都有些吃不消,微微皱起眉头“贱老公,是不是嫌弃老婆了”燕姐小声质问着贱儿子“怎么会”那你为什么皱起眉头“嗯……”
    贱儿子马上放松了皱起的眉头“这还差不多,老公,我要你吻我”贱儿子听后忙凑过嘴亲吻向身旁坐着的燕姐,同桌的亲朋看着这小两口就这么,当着他们面就亲吻起来,有些尴尬的同时又暗暗祝福着这对新人。“呃……呃……”
    正亲吻着燕姐打起隔来,那嘴里恶心的气味真喷向吻着的贱儿子,搞得贱儿子有些反胃的感觉,强忍着又和燕姐吻了片刻,两人嘴巴分开时,燕姐又小声问道贱儿子“老婆的小嘴甜吗?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到这话,想到老婆嘴里那骚臭的味道后,下体上已硬着的小鸡巴变得更加坚硬,他道“老婆的小嘴真甜”燕姐听过兴奋的对他说道“那我接下来每当又想打隔时,就让你来吻我好吗?”
    “嗯,我就喜欢老婆嘴里的味道”婚宴结束后,小两口还有雷显,骚母狗,活王八到了布置好的新房,婚宴结束一些琐碎事处理完后,燕姐就早早打发自已的父母去了酒店住,她父母也没多说什么,毕竟新婚之夜父母也可以理解她的想法,燕姐的父母一走,他们一伙人就同去了新房,这时才刚刚入屋,雷显一进屋到大厅时,就搬来了两张椅子放在厅的中间,同时命令骚母狗和活王八分别在到那两张椅上,并且让他们俩除去穿着的裙子裤子,那两贱货根本就没穿底裤,一除去外裤裙子就露出了他们的下体“跪下”雷显命令着贱儿子和那燕姐,让他们男对男女对女,分别跪在了骚母狗和活王八的面前“你们怎么称呼他们”雷显对着跪下的两夫妻说道“爸,妈”跪着的两夫妻大声道,“好,好,你们的父母都是下贱的公狗和母狗,你们就更是下贱了”雷显说道“嗯,贱货知道”两夫妻听后马上道“贱儿子,你说,我该怎么叫你这骚贱老婆”贱儿子听后想了想道“我是贱儿子,我老婆不如您就称为贱媳妇吧!”
    雷显听后满意的点头道“贱儿子说的不错,以后就这么叫了”“你们两贱货还愣着干嘛!叫你坐在这看戏吗?都叫你们爸妈了,就不知道给他们些见面礼呀!”
    雷显对坐着的骚母狗和活王八吼道“要给什么见面礼呢?”
    被雷显吼到愣着的两贱货同时暗想,还是骚母狗聪明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她对着面前还穿着婚纱,跪着的贱媳妇说道“媳妇,你进了我们家的门,我就把你当成了我的女儿了,你爸最喜欢喝我的尿液,骚妈妈就把拉出的尿水,做为送给你的结婚礼物吧!”
    跪着的贱媳妇听后愣了一下,随即就道“谢谢骚妈妈的礼物”说这话时贱媳妇一脸的兴奋“你爬近些”骚母狗对贱媳妇说道“这不好,你站到好头顶上尿”一旁的雷显不满意的命令道“嗯,嗯”骚母狗听后马上起了身,站到了跪着的贱媳妇头上,正准备尿时,雷显又很不满意的说道“贱货,抬起头,张开嘴,让尿浇在你下贱的脸上”那贱媳妇听后忙个“是”后,抬起头张着口目光盯着骚母狗的深黑色骚屄,一会儿后一道深黄色的尿液,就从那骚屄的小口处喷了出来,直打在了贱媳妇抬着的脸部,喷到脸上的尿液反弹着向下流着,溅得洁白的婚纱上布满了黄色的污渍。
    看着溅媳妇接着自已婆婆的尿,显得十分变态的一幕时,两个下贱的公狗都显得十分的兴奋,特别是贱儿子,看着自已的老婆用淫荡的神情,舔吃着妈妈骚臭的尿液,眼见着自已一生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变态表演时,让他内心用种异样的刺激感“活王八,你还傻愣着,还学着那骚母狗,也送份大礼给贱儿子”活王八听后以为人,也让自已学着那骚老婆,把尿尿到贱儿子的脸上,可是他这时却尿不出来,为自已那小鸡巴在看着老婆放尿时,就已坚挺了起来,此时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。
    雷显看着活王八听他说后,久久未能动作,有些不耐烦了起来说道“你这贱公狗还真蠢,鸡巴除了拉尿就没别的用处了,非要学着那骚母狗不成?”
    活王八听后这时有些明白了过来,他迟疑的看了看人后,又转而有些纠结的看着面前跪着的贱儿子,到这时贱儿子已然明白了人的意思,他又看了看身边仍在拉着尿的妈妈和接着尿的老婆几眼,然后一咬牙动的向坐着的爸爸爬近,随着的他的爬近,爸爸那硬立着小肉棒,传来了越来越浓烈的屌臭气味,让他在靠近爸爸下体时,不禁显得有些犹豫,就在犹豫停下后,他看见人在看着他时,脸上那显得越来越不耐烦的神情,让他内心一寒,生怕着人发火的贱儿子,急忙俯下了上身,用嘴把爸爸那散发着恶臭的小屌,含进了自已的嘴里,而后吸吮着口交了起来。
    没多久时间,骚母狗就已拉完了尿,又让媳妇用嘴把下体上的残尿舔干净后,自觉的跪到了媳妇了身旁,看起了自已的儿子为他的父亲口交,而被浇得满身尿液的贱媳妇,也只稍稍用手抹了抹自已的脸后,就一脸兴奋看起了老公为公公口交“人还真是个大变态,这种让他和老公被同性,又是至亲的羞辱还真是很刺激呀!”
    贱媳妇在看着眼前两个男人的变态表演,又联想着刚才自已接婆婆尿的场面,内心不禁异常兴奋的暗暗想到。
    贱儿子只不过为他爸,口交了短短几分钟后,嘴里的小屌就射出了精液,这时下贱的他在爸爸射精,吐出那软了的鸡巴后,不仅没有反胃恶心,反倒是细细的品尝着,爸爸射出流在他嘴里的精液起来,雷显在活王八的鸡巴就贱儿子口中抽离后,就一把推开了还坐在椅子上的活王八,而后自已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    “哈哈!贱夫妻你们来个深吻,让本人看看”跪着的两夫妻在听完雷显的话后,二人都明显的一愣,一会儿反应过来后,两人都爬着靠近,而后两夫妻上半身搂在了一起,由贱儿子动的朝着贱媳妇吻了过去,他们俩就在雷显和自已的父母面前,没理会对方嘴里的恶臭,激烈的深吻在了一起,相互品味着带着恶心味道的口水起来。
    “贱儿子,想必你这贱媳妇和你说过了吧!我就领着这母狗先走了,你开着电脑等着,一会儿后我短信通知你开视频”雷显在那贱夫妻深吻了几分钟后,说了这番话然后就领着满身还尿骚味的贱媳妇,离开了这所谓的新房,他走后没多久,骚母狗和活王八也跟着离开,贱儿子在送父母到门口时,那骚母狗还特地交待贱儿子,把等下的视频录下来,发一份给他们俩看,骚母狗说完活王八也是一脸期待的附和着“我录好后就发给你们”贱儿子答应了自已的父母,然后二人才转而离开了新房。
    贱儿子在父母走后,看着这布置好的新房时,突然内心感到有些失落和委屈“今日是自已和燕姐的新婚之夜,可是女人自已的老婆,却被另一男人领走,而且还是要带走一个月,这……”
    贱儿子这时看着这空荡荡的新房时,被自已内心那复杂的情绪纠缠着,用了好一会儿才复过来,快步走进了书房内,坐在椅子上打开了面前的电脑后,一边继续想着心事,一边像是等待着什么。
    几十分钟后,人把短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,他带上麦打开摄像头,上了qq双方开了视频,人就出现在了视频上,自已和人用了一点时间调试,调到声音和画面都十分清晰后人说道“我为了调教你贱老婆,特意租了这偏僻地的房子,现在你看到的是卧室,你的贱老婆就将在这里,被调教成我的肉便器母狗,贱儿子你肯定很期待,你那贱老婆的表现”贱儿子听着人的话时,刚才还十分纠结的情绪,开始渐渐的消散,他在人说完很快道“是的,贱儿子很期待我那贱老婆的表现”“那就让女角出场吧!”
    人说完后移动摄像头,移向到他下体处,对在了跪着已为他口交的贱老婆上,视频上可以看到,含着人大鸡巴老婆,像是刚刚冲过了澡,这时赤裸着身体正用嘴卖力的吞吐着“人的大鸡巴好吃吗?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到了雷显问话声“嗯,好吃”视频上口交着的老婆吐出大鸡巴后道,说完后又把鸡巴含进了嘴里“贱货,你有没有帮那贱老公口交过”雷显又问道“没呢!奴只用手帮老公弄过”老婆道“那你那贱老公不是太可怜了,肯定不知道原来你的口交技术这么好”“贱儿子,不好意思呀!先用了你老婆的嘴”雷显调侃似的问道“不要紧,我老婆的嘴当然要人先用,我这贱货可没这资格”贱儿子在看着自已老婆被人玩弄时,就已十分的兴奋,而后在说出这番极度羞辱自已的话时,那兴奋感更加强烈起来,下体上那坚硬的肉棒,顶着裤子的难受感让他十分的不舒服,他说完后忙在椅子上脱起了穿着的衣裤起来,没用多长时间他就脱光了,挺着小肉棒又看向了电脑屏上。
    视频里的雷显已然用双手按着老婆的脑后,耸动下体正快速让大肉棒在老婆的嘴里抽插,老婆虽说没能让整根粗长的大肉棒完全插入嘴里,只插入了一半多一点,可是从雷显那时不时传出的兴奋闷呼声,就能知道老婆的口交技术还是相当好的“贱儿子,你这老婆还真能吸,真爽呀!可惜你这正牌老公只有看的份”雷显享受着老婆口交时,还不忘说着羞辱贱儿子的话,听着这话的贱儿子内心屈辱感更加强烈,激的他不由得握着硬立的小鸡巴套弄了起来“贱货,谁让你自慰了!”
    雷显在看到贱儿子自慰时喝道“可是……人……我憋得……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后停止了自慰,一脸难受的道“忍着,没我允许不准自慰,你还真是个贱货,看着自已老婆为我口交都这么兴奋!”
    雷显马上说道“嗯,我就是个贱货,我……“贱儿子说着这话时,整张脸都憋成了红色,目光死死盯着电脑屏幕,人大肉棒进进出出的老婆性感的大嘴。
    口交了十来分钟后,雷显就让从老婆的嘴里抽出了鸡巴,应该是示意老婆停下,然后又见老婆从桌下钻了出来,这时摄像头又开始移动,一会儿后移到了卧室床上,镜头对准到了老婆的下体上“贱货,自已分开肉唇,让人看看你的骚屄”躺到床上摆着m姿式的老婆听后马上照做,雷显的双手一面揉捏着老婆的双乳,一面像是仔细的看起了,阴唇分开的老婆骚屄“贱儿子,你老婆的奶子虽说不是太大,但手感着实不错,奶头还是鲜红色的,哎哟不会吧!你老婆怎么还是个处呀!”
    视频上雷显的手指着老婆的骚屄说道“嗯……奶子和骚屄都整过的,那处女膜也是修复上的”视频上的老婆听后没答,考虑了片刻后贱儿子还是如实的像雷显说道“哦!我就说嘛!这么骚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是个处女呢?小贱货,你干嘛跑去整形又修复处女呀!”
    躺着的老婆在听完人的这番话后,显得异常的兴奋,那用手指分开的骚屄更加的湿润,想是又分泌出不少的淫水“奴怕人不喜欢呀!特意是整整自已下贱的部位,希望能让人满意”雷显听后疑惑道“特意为我整的,什么时候去弄的”老婆听后如实道“几年前”雷显听后惊讶道“几年了,那贱儿子就忍得住?”
    贱儿子这时抢着答道“贱货戴了好久的贞操带,后来在确认要结婚照,父母同意让我除下贞操带后,老婆又不给操了”雷显听后有些惊讶的问道老婆“这又是为什么呢?”
    老婆骚浪的笑道“还是因为人”雷显这时更加惊讶“为我”“是呀!在确定要结婚时,贱老公不是带我去见了一次您,那次见后我就不想让老公操了,奴想着要把这婚后的第一次献给……”
    老婆说着时声音越说越小,最后的说话声贱儿子几乎都听不见了,雷显听后却大笑了起来“真是个骚货,人马上就操你这婚后的第一次”说着雷显又开始移动摄像头,画面又晃动了起来,一会儿后才清晰了起来,只见这时的画面正照着人和老婆的下体处,可是看到一根粗长的肉棒,以及老婆那已然湿润的骚屄“怎样?贱儿子看得清楚吗?”
    人的问话声“看的很清楚”贱儿子道“就想让你这贱货在新婚之夜时,清清楚楚的看着人操你的媳妇骚屄”雷显说话时已开始用那硕大的龟头,摩擦起老婆的骚屄,一边磨着一边问道“人马上要操你的老婆了,贱儿子你高不高兴呀!”
    贱儿子听后强压着内心那一丝的酸意,大声答道“高兴,贱儿子高兴”在人这火热的大肉棒拨弄下,躺着的老婆开始小声吟呻,没多久再也忍不住她,就像个荡妇似的开始恳求道“人……奴难受……你……快干骚货呀!”
    雷显听后看着已欲火难捺的老婆时笑道“光是你一个求我可没用啊!”
    听后一下就明白过来的老婆,大声的对着看着视频的我说道“老公,你求求人,老婆好难受呀!”
    老婆居然要求自已求人操她,这……我也是个男人呀!这时贱儿子内心冒出的醋意更加重了,神情纠结着沉默了起来“老公,你怎么了呀!你不是就喜欢这种屈辱的感觉,就喜欢看着自已的老婆被操,都这时候了你又犹豫什么”贱儿子的突然沉默,让强忍着的老婆激动的说道“我……”
    是呀!老婆都已被人压在身下了,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想到这时我大声的求起人,说出了那极度羞辱自已的话“人,贱儿子求您了,快把那大鸡巴插进我老婆的骚屄里吧!
    贱货想看着自已的老婆被您操“人听后又再一次问道”贱儿子,你真的同意人在你新婚之夜,操你的老婆“贱儿子听过肯定道”是的,我同意““啊!”
    贱儿子刚说完,雷显的大鸡巴就插进了老婆的骚屄,修补的处女膜捅穿的疼痛感,让老婆尖叫了一声,肉棒撑开的骚屄处很快渗出了少量红色的血液,雷显在插入后停顿了片刻后,马上耸动着开始快速的抽插起老婆的骚屄,老婆在雷显快速抽插时,只开始时发出痛苦的叫声,一会儿后那痛叫转而就变成了骚浪的呻吟,贱儿子则死死的盯着视频,亲眼看着雷显的大鸡巴在老婆的骚屄里进进出出,带动着那两片阴唇不断翻开闭,雷显不断的开垦着自已老婆那处女地,鸡巴逐渐越插越深,从开始时的三分之一,到现在的一半有多,而老婆在被她操着时,那浪叫声也在不断的加大音量,下体的淫水更是不断的流出。
    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贱儿子就这么看着视频,眼睁睁的看着大肉棒不断的进进出出,老婆在每次被搞到高潮时,都会大声的告知雷显和看着视频的他,就在老婆第三次快高潮时吟叫着“老公,快,不要停,再深些”这些话时,贱儿子知道老婆是彻底的被雷显那大肉棒征服了,他的喊出的“老公”不是叫着自已,而是大力操着他的雷显,内心一种浓烈的被绿情绪,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再也忍不住的他开始苦苦的恳求起人,让他自慰,让他射精吧!
    “再忍忍,很快就让你自慰”人这时应也快高潮了,他控制着情绪道后,开始急速的耸动起来,插得老婆骚屄淫水乱溅,来下的抽插后,雷显终于把精液射进了老婆的骚屄深处,射完精雷显慢慢抽出了已开始变软的鸡巴,抽出整根鸡巴时只带出了少量的白色精液,可想而知雷显的鸡巴插得有多深,精液都浇灌进了老婆的骚屄极深处。
    抽出鸡巴的雷显又开始移动摄像头了,让此时被操完赤裸着老婆整个都出现到在了屏幕上,老婆这时双眼无神的睁着,整个身躯微微的颤动,小巧坚挺的奶子上,布满了青些色的手掌印痕,而骚屄更是一开一收缩着,就像是人用嘴呼吸着的样子“贱儿子,现在人允许你自慰”贱儿子听后马上用手套弄起那硬了很久,憋得难受的小鸡巴,而这时摄像头又移动,对在了老婆那收缩着骚屄上,雷显还刻意伸出一根手指,抠弄到老婆的骚屄里,很快那手指就带出了大量的白色液体,从老婆的骚屄内流了出来“哈哈,看着老婆骚屄流出我的精液,是不是让你这贱货更兴奋了?”
    亲眼看着自已老婆的骚屄,流出了别的男人留下的大量精液,让此时自慰着的我真是极度的兴奋,我用套弄鸡巴的整度更快了“看来你是很兴奋了,好了今晚过后,你就没的看了,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,你的骚老婆就是专属于我的”人刚说完就断开了视频,贱儿子只得打开了已录下的视频,一边重看着一边自慰了起来。
    ')
    ThisfilewassavedusingUEREDversionofChmDepiler.
    DownloadChmDepilerat:(结尾英文忽略即可)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人……事……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