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优小说 > 玄幻魔法 > 我夺舍了魔皇 > 709.上古末日

我夺舍了魔皇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狐假虎威?哈,你这徒儿有胆色,我欣赏。”妖尊嘿然道。
    “但话说回来,当初你与天君都去搜索灭罗宫,天君失踪,只有你回来,天少君不就是因此一定要与你见个真章吗,这事儿不问你,问谁?”
    陈洛阳以魔尊的口吻淡然答道:“问几次,老夫的回答都一样。”
    妖尊怪笑:“你倒撇的干净,罢了,晚些时候静候你与天少君这一战吧。”
    说罢,这面湛蓝色的镜子,镜光黯淡下去。
    纯金色的镜子中传出天佛声音:“预祝两位施主心愿达成。”
    “谢道友成全。”黑白镜子中,道君语气平和不见波澜。
    他们也分别离开,只剩下陈洛阳若有所思,脑海中诸般念头不断闪现。
    方才寥寥几句话,如果都真实可信,则解答了他之前不少疑惑。
    天少君执着于找魔尊,是为了打探其兄长天君下落,而天君昔年失踪,则是跟魔尊一起寻访所谓灭罗宫时的事情。
    道君这次算计娑婆界,得到金刚杵,是为了所谓两相合源之仪,归根结底同样是为了寻找灭罗宫。
    那么此前妖尊欲得钧天戈,也是为了同样目的吗?
    如果当真如此,说不定连人皇当初离奇陨落的事,都与此有关。
    然而,所谓灭罗宫,究竟是什么?在哪里?
    六界至尊为什么要关注这个地方?
    真正的魔尊唐天海想必知情,但陈某人就一头雾水了。
    他与魔尊遗蜕面对面站立,无声沉思。
    ……陈初华,对此知情吗?
    陈洛阳略微思索片刻后,放弃联络对方的打算。
    他从魔尊遗蜕所在的中央大殿出来,在黑暗洞天内漫步,然后到了应青青居所门外。
    陈洛阳没有推门进去,只是静静望着那静谧黑夜下的宅院,默立不语。
    假设,妖尊惦记的人皇遗宝钧天戈,当真同所谓灭罗宫有关,那院中少女和那支神秘的明光长剑呢?
    钧天戈指向两方面,一边是明光长剑,另一边未知的存在,会否就是灭罗宫?
    那究竟是个什么地方,应青青本人又会否与之有关?
    陈洛阳若有所思。
    现在尚不确定妖尊要钧天戈到底图什么,倒是不忙着下定论,但这无疑是个重要的参考条件,可能对接下来的整体大局有所影响。
    陈洛阳转身离开,出了黑暗洞天,来到日趋完工的红尘洛阳城。
    他远远眺望城池,看着夕阳渐渐落下。
    身后有人到来,单膝跪地:“参见陛下。”
    陈洛阳转身:“起来吧,你自己感觉如何?”
    苏伟起身答道:“精神状态比以前好很多,不过仍有声音经常突兀的自心底响起,只是相较于从前不明所以的时候,现在渐渐能听懂那些离奇声音所表述的意思。”
    陈洛阳追问:“具体内容呢?”
    “零零碎碎,听不完整,但应该源自古神烛龙无疑,似是宿慧一般的存在。”苏伟答道。
    陈洛阳微微颔首,然后袍袖一展。
    他掌中黑暗仿佛化作宇宙星空,在这片宇宙中,庞大的烛龙遗蜕盘踞。
    苏伟面对那遗蜕,全身剧震,身上自然而然浮现红光,然后凝聚显化烛龙光影。
    不过他神智未失,双目仍然清明。
    面对这烛龙遗蜕,苏伟表现出类似当日先天冢内,姬重在句芒墓室前的模样,不由自主被遗蜕吸引,像是游子归家。
    当初墓室里的句芒遗蜕,仍然被幽冥神“玄尸”占据,是以姬重亲近之余,更忌惮抗拒,而眼下苏伟对着烛龙遗蜕,则不存在类似问题。
    他看向陈洛阳,陈洛阳微微颔首。
    于是苏伟便向前慢慢步入陈洛阳掌中宇宙,靠近那具烛龙骸骨。
    当他身上烛龙光影同烛龙遗蜕接触之际,苏伟再次全身颤抖,双目之中重新涌现晦明莫测的光辉。
    陈洛阳另一只手,立马便伸指点在苏伟眉心。
    苏伟双瞳中晦明交错的光芒散去,目光重新恢复清澈。
    他端坐于烛龙遗蜕上,抱元守一,默默呼吸吐纳。
    在陈洛阳的监视下,笼罩苏伟身形的烛龙光影,竹简同烛龙遗蜕结合,最后化为一体。
    但在那最后关头,苏伟身上再次生出变化,仿佛有另一个强大的意识从他体内苏醒,要取代他的神魂。
    这是古神烛龙借体重生最后的挣扎。
    静候这一刻的陈洛阳果断一掌拍在苏伟脑门上。
    苏伟仰天躺倒,而笼罩他的烛龙光影与烛龙遗蜕重新分离。
    赤红光影收入苏伟体内,他双目紧闭,呼吸绵长,宛若沉睡。
    而另一边的烛龙遗蜕也与先前不同,虽然仍剩下庞大的赤红骸骨,但龙首两个眼窝里先前时不时闪动的黯淡光芒,这时则消失不见。
    陈洛阳微微点头,然后将剩下的遗蜕重新收起,手指点在苏伟眉心。
    苏伟悠悠醒转,睁开眼来,双目一时间没有焦点,像是在失神发呆。
    陈洛阳并不催促他,只是静静站在一旁,等他自己回神。
    良久后,苏伟视线渐渐重新有了焦点,翻身坐起,以手扶额,目光里仍然有些混乱。
    过了半晌,他眼神重新恢复清明,起身向陈洛阳行礼:“谢陛下。”
    陈洛阳面上露出微笑:“很好。”
    苏伟苦笑一声:“脑海里乱成一片,以前还从来没这么难受过,像是自己的神魂里被别人塞进去很多东西。”
    “那么说说吧,都塞了些什么?”陈洛阳重新转身,负手望着远方洛阳城。
    苏伟凝神答道:“古神烛龙的部分记忆,但仍然支离破碎,只有少许片段,不过比先前要完整一些了。”
    他稍微顿了一下后,开口说道:“最清晰的是,烛龙临陨落前。”
    “死在谁手上?”陈洛阳语气平静。
    “禀陛下,是幽冥神。”苏伟沉声答道:“幽冥神,‘白骨’。”
    陈洛阳点头:“难怪遗蜕只剩龙骨了,说起来,如今的幽冥神‘白骨’,该是苍龙岛徐鹏。
    虽然距离当初弑杀烛龙时的实力尚远,但他短时间内突飞猛进是可以预见的事情。
    你如果想找他报一箭之仇,可有的努力了。”
    苏伟神情沉静:“如果他阻碍陛下基业,便是属下的敌人,如果他肯归顺陛下,那便是属下的同僚。
    得陛下关照,我仍是我,古神烛龙,不过一场机缘,令属下能更好的为陛下效力。”
    他目光中流露出回忆追思之色:“六界至尊都如此忌惮幽冥神重生,定要在其尚弱小时铲除,果然不是全无来由,除了烛龙外,还有许多其他上古神魔,都是陨落于幽冥神之手,陛下不可不防。”
    陈洛阳面色波澜不惊:“首三尊呢?”
    古神教崇奉上古诸神魔,其中尤以盘古、女娲、伏羲三尊为首。
    苏伟轻轻摇头:“烛龙陨落时,首三尊尚在,之后情形不明。”
    他认真梳理自己脑海中多出的一个个碎片似的画面后,略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烛龙陨落前,曾耳闻首三尊在消灭现有幽冥神的基础上,有意探寻幽冥神的来源,将之彻底斩断,但最后情况如何,烛龙先死,便不知情了。”
    陈洛阳沉吟片刻,最后问道:“灭罗宫,你有印象吗?”
    苏伟摇头:“禀陛下,完全没有。”
    陈洛阳便挥挥手:“好,你下去自己慢慢调养吧。
    经此一遭,你得了机缘,未来发展远大,但仍需认真修炼。”
    “谨遵陛下教诲,定不负陛下今日恩赐。”苏伟行礼告退。
    陈洛阳则继续望着远方,心中不停思索。
    良久之后,他收回目光,前往红尘古神教总坛。
    在古神教总坛内,陈洛阳漫步在一尊尊上古神魔雕像间,望着它们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命令教众给自己准备一间静室后,陈洛阳入内静修。
    他重新取出千魂珠和那面铜盘,不断抽取其中收藏的精华,然后炼化入自己体内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红尘之中纷纷扰扰仍不太平,身在红尘外的人同样一直忧心不已。
    “红尘界看来已经完全成为魔皇的天下,虽然有些地方反抗仍未停止,但相信只是魔皇本人不屑再理会,交给手下人料理的缘故,否则很快便能扫清。”中年男子肋下夹着一支油纸伞,边说边咳嗽,正是逃出红尘的故周高手成叔至。
    在他对面,“鹤仙”李护霜叹息:“有消息称,魔皇已然通天彻地,他一身魔功造诣,相信比落日山之战时更强。”
    成叔至面带忧虑:“落日山一战后,叶天魔看来真的落在魔皇手里了,让魔皇伤愈之后修为反而大进。
    我等离开东周虽然安全了些,但此地,陛下无法疗伤啊。”
    在一旁,是一个万千符诏组成的光球,东周女皇许若彤仍身处其中。
    他们眼下落脚的地方,是一片破败的荷塘,身处残破洞天内,但隔绝了外界虚空。
    此地虽然隐蔽,让他们得以暂时安身,但东周女皇身上神劫纠缠未清,需要灵气丰裕的环境疗伤,这里不可能满足。
    万幸之前在东周天封休养了一段时间,让女皇缓过口气来,现下能勉强维持旧伤不爆发,可想要彻底伤愈却是做梦了。
    一行人都神情凝重,苦思下一步对策。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